当前位置: > 菁菁校园 > 手不释卷 >

一个关于得到与失去、成长与懂得的成人童话——《偷影子的人》

时间:2016-11-29 10:36 来源:e缘网站新闻中心点击:

似乎很久没有读过这样一本书了。

1e3888d83384aa0cbf8e5ad22e3a4e75_r.jpg

像是被卷入一幅画,一望无际的巨幕,蔓延到天边的麦田,大片大片的素描和铺陈,大片大片的落寞和孤独感。

而这本书的结构却简单的要命,就是这本书的目录:影子的秘密,海滩上的克蕾尔,吕克的梦想,苏菲的伤,被唤回的回忆,用风筝写下思念。

在这本书里,重要的人和物就这几个:影子只是个引子,吕克、苏菲、甚至连医生这个职业来充当孤独的旁白,克蕾尔是主线,风筝是见证者。

而在和克蕾尔重逢之前的所有篇幅里,作者都在讲述一个孤独者的故事,或许是每个人都经历过的故事,有家庭变故,有成长困惑,有爱和质疑,有青春和友情,这些故事曾带给我们每个人以孤独的困惑和苦闷,甚至如死亡般的窒息和痛彻。

这种孤独体现在“我”和影子在阁楼上的交谈,体现在克蕾尔没有认出“我”的时候内心的绝望——
    “你身着一袭黑裙翩翩现身,一抹红色丝巾系在发间,一个男人搂着你的纤腰,你正朝他甜甜地笑。我仿如心碎,感觉自己无比脆弱。我看着你依偎着这名男子,用我魂牵梦萦中你看我的眼光看着他,伴在你身边的他如此高大,而孤身在走道中的我显得如此渺小。我多愿倾出所有,只求变身为你身旁的男子,但我只能是我,那抹你童年时曾经爱过的影子,那抹已成人的我的影子。”

这种孤独又在吕克放弃学医后得到重现——
    “套房里很安静,甚至对我而言太安静了。我有时会环顾四周,我们三个人曾经在这里共度了那么多个夜晚,一起盯着厨房半掩的门,期望吕克从那里冒出来,端着一盘面或他拿手的焗烤。”

这种孤独感最令人窒息的时候还是在“我”的母亲去世之后——
    “我呆若木鸡地站在敞开的冰箱前,眼泪失控地奔流而下。葬礼全程我都没有哭泣,仿佛她禁止我哭,因为她希望我不要在众人面前失态。只有碰到毫不起眼的小细节时,我们才会突然意识到,深爱的人已经不在的事实;床头桌上的闹钟仍在滴答作响,一个枕头落在凌乱的床边,一张照片立在五斗柜上,一支牙刷插在漱口杯中,一只茶壶立在厨房的窗台上,壶嘴面向窗户以便观看花园,而摆放在桌上的,还有吃剩的淋了枫糖浆的苹果卡卡蛋糕。”

这种感觉让人压抑,让我想起了《西西里的美丽传说》,让我想起了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,让我想起了《岁月神偷》。

可风筝在克蕾尔的窗户面前转了几圈之后,一切都改变了,像是狂风暴雨之后的雨过天晴一样,空气清新阳光灿烂,乌云消散重见天日,如死亡般的窒息感一哄而散。

作为医生的“我”在经历了这么多的别人的死亡,又经历了自己最爱的人的死亡之后,终于熬到了“重生”。这种重生,跟影子无关,跟吕克的职业无关,甚至跟苏菲和谁在一起都没有关系,它只跟“我”经历过的故事有关。

这种感觉让我想起了《永不妥协》,让我想起了《当幸福来敲门》,让我想起了《幸福终点站》。

孤独的描写有很多处,可是关于重生,一句就够了——
    “就在这个早晨,远方防波堤旁的小废弃灯塔里,灯塔仿佛又开始转动。”
如同我们的生命。悲欢与离合,不朽与须臾,成长的路上,恐惧和孤独会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。我们一定要过很长很长时间,经历很多很多事情,才能够生长出足够保护自己的坚硬的外壳和内里。

也许,就像这本书最后故事的结局一样。总会有一天,你身边会那么温柔而安静地出现一个人。或许一见如故,或许是曾经拥有,到了那个时候,你才会觉得,所有的这一切,才是真实的。不再孤独,不再有痛恨。

时光就像是魔法,抖落那些旧时光,吹散那些沉闷的年华。相信一切都已经过去,迎接我们的是爱和茂盛的阳光。

   (作者:信息部 刘帆(百度)   审核: 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